今死にたい気分death

セラヴィ( • ̀ω•́ )✧

女装して援助交際してたらロリコンに目を付けられた

自汉化,无授权,有错告诉我哦(ᵒ̤̑₀̑ᵒ̤̑)

原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5355206







Hello,米歇拉。就算死也不会对你说,哥哥我,由于太缺钱,穿女装,和异界人在做援交。

「对我温柔的,只有Matilda酱你一个~」
「晚饭的话随时都奉陪,还要来约我哦。」

在脸上啾地亲了一口,「晚安,下次见。」一边说着一边挥手。
虽然说是援交,不过没有出卖身体。仅是,生活援助的纯洁交往而已。我尽管不是夜里的对象,但在一部分的异界人中很受欢迎。他们似乎只是能和人类女孩约会,就很高兴。

「呐,那边的你。」

肩膀被啪地拍了一下于是回头——

「和我去旅馆?」

被个子很高的,穿着西装的帅哥搭话了。脸上有伤疤。
可怕⋯⋯绝对,是那方面的人。

「对、对不起。我该回家了⋯⋯」
「你缺钱吧?」

咿呃⋯⋯脸不要再凑过来了。

「最近,在这一带卖对吧。」
「没有,没有卖。」
「啊——原来如此。所以,也没有和刚才的那家伙去旅馆啊。」

为什么看着在,这个人。

「这方面,叔叔也很喜欢。」

他还年轻吧?还是,因为我看起来很小,才这么说?

「不做也可以。只陪睡,3万。」
「诶⋯⋯不,不行。」
「那我出5万。」
「5、5万⋯⋯」

对着明显犹豫的我,他从钱包里拿出钱。

「可以先付款哦。」

被迫握紧了5万——

「去旅馆吧。」

就这么被牵着手带到了旅馆。好可怕,如果不妙了就用这双眼好了。对不起米歇拉。但这是,哥哥贞操的危机。
旅馆的房间很大,电视、双人床、玻璃结构的浴室,还有沙发——
果然不该来。洗澡的话会暴露是男的,陪睡时如果我先睡着也会出局。

「用浴室吗?」

脱掉西装,解开领带。这又是,帅到爆棚的举动⋯⋯女孩子的话,就完蛋了!这种美男,为什么会逮住像我这样的。虽然是女装,可个子矮这点没变。

「我不会看,你可以用浴室哦。」
「不,不用了。」

绝对会看吧。写在眼睛里了。

「那个,钱还给您。」

在身边的桌上,放下5万。

「请找其他的人。」

朝门走去,马上手臂就被抓住了。

「沙发就行。在沙发上膝枕。我睡着了,你就可以回去。」

膝枕吗。那样的话,我就不会困了。

「明白了。您睡着以后,就真的回去。」
「啊啊,那样就好。」

我坐到了沙发上。大腿上,枕着他的脑袋。

「好像很挤呢。」

脚伸出去了。

「没关系。呐,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Matilda。」

擅自使用以前上映的电影的,女主角的名字。

「好名字。很可爱哦,Matilda。」

端正的脸,直直地盯着我。快点睡着。

「我是Steven。」
「⋯⋯是吗。」
「Steven,喊一次听听。」

我一个人很难承受住这么甜蜜的笑容,便用手遮住他的眼睛。

「请快点睡觉。」

虽然遮住了眼睛,嘴边却在笑。

「知道了,晚安。」

他就这样,真的睡着了。但是,这个⋯⋯动的话,会醒吧?虽然说睡着了就可以回去,不过还有点难度。
抬着他的脑袋,嘎吱嘎吱地从沙发上下来。本想着普通人会醒,可他完全没醒过来。也许非常困吧。
桌上防着5万。5万实在难以接受,在桌上留下两张就回去了。
总觉得,不会再见了吧,一边如此想着。



几天后。得到的3万用完了,再次为了援交来到夜晚的街道。钓得到吗,才刚站稳——

「好久不见。」

那时的⋯⋯好像是,Steven桑。

「您好。」
「晚餐还没吃吧。一起怎么样?」
「据地点而定。」
「那就,在那边的地铁买三明治,在公园吃如何。」

意外地很普通。还以为会去旅馆的餐厅吃饭。但是,对我而言值得庆幸。

「那就OK。」
「好,走吧。」

手臂被抓住,走向地铁。拿着三明治,然后向公园移动。夜晚的公园,全是情侣让我感觉有点窘迫。

「Matilda,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故乡的妹妹,生病了⋯⋯因为在寄生活费,所以自己没钱了。」
「明明还小,真了不起啊。」

吃完了三明治后,又在公园聊了几句。

「我这种人也可以的话,希望能帮上你的忙。」

如果是女孩子,这就是一句会高兴到哭的台词。貌似多金、帅气、温柔。然而,我是男人。不想和热情地接近的人,有太好的关系。

「没关系。今天谢谢您。我先回去了。」

我从长凳上起来,他也站起身。

「Matilda,这个。能收下吗。」
「诶!」

是一个和他不搭调的,可爱的店里的袋子。因为今天是偶遇,所以没想过竟然是给我的礼物。

「我不能收。」
「之前,在桌上留下了2万吧。就当做是那个的替代。」
「但是⋯⋯」
「你不收的话,今天就送你回家哦。」
「知、知道了。非常感谢。」

对着收下的我,他满意似的露出微笑。

「路上小心哦。晚安。」
「好的⋯⋯晚安。」

回去的路上,边回头边走,没有人影。
回到家,首先摘下假发。一边脱衣服,一边走向浴室。清爽了以后,在镜子中看见了熟悉的自己。
边用毛巾擦着湿头发,边打开收到的袋子。

「唔哇。」

里面装的是,轻飘飘的连衣裙。
那个人,觉得我是几岁。女装的时候,我不穿这么可爱的衣服。因为个子很矮,所以光戴假发就会被误认为是女孩子。化妆也是,只涂了粉色的口红。

「啊咧,还有。」

其他店的袋子。

「什么呢。」

装的是,粉色的轻飘飘的内裤和,粉色的胸罩。A罩杯⋯⋯说是内裤,这是女性内裤哦!屁股的地方布料有点透明。
把衣服和内衣装回袋子,关进了衣柜的最深处。
我把,可怕的这一天当做教训没去援交了。女装也,没穿了。







几个月后。在加入莱布拉,看见熟悉的脸时,想着晕过去算了。
「我是Steven•A•Starphase。请多指教,少年。」
这么说着的他,和晚上见面时的氛围有些不同。啊,说不定,没发现!没错,因为没有女装!
和他说了几次话,都感觉是普通的男性。不,虽然进入莱布拉就已经不普通了!但是,和夜里的他不同。
看不出是把那种衣服和那种内衣作为礼物的人。
强大的、能干的、成熟的男人。这就是,在这个莱布拉的Steven桑。对我也完全很普通所以——

「Leo,明天能帮我整理资料吗。」
「可以哦。」
「不好意思。会给你打工费的。」

并不知道大家都走了。

「打扰了。」

进了房间,突然被扯过手臂。

「诶。」

眼熟的西装的颜色。身体几乎动不了,被手臂紧紧地抱着。想逃走身体却不能动,于是我小心翼翼抬起脸。

「Steven、桑。」

与往常不同。
和那天晚上同样的表情,他笑了。

「很想你哦,Matilda。」






end.

评论(10)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