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死にたい気分death

セラヴィ( • ̀ω•́ )✧

恋人きどり【下】

我去要授权了!
虽然没要到。

无授权。

自汉化,有错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哦!
原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5451329





对本人说的话大概会被否定,不过Leonardo•Watch本来是守护方的人。
那果然还是,因为Leonardo心爱的女性米歇拉·沃奇与生俱来的缺陷。

Leonardo从未见过米歇拉因此哀叹、悲伤,或者向周围的人露出感性的样子。
那份可怜,有时反而会压迫父母。
但至少,对Leonardo而言米歇拉是坚强的、美丽的、自满的,独一无二的半身。

因此,Leonardo完全没有那个年纪的孩子有了弟弟妹妹时特有的,嫉妒或任性。
不仅这样。好吃的东西也是,美妙的东西也是,漂亮的东西也是,全部全部,都大方地分给米歇拉。
为了不让妹妹有一点难过或悲伤,留意所有的事情。





周围的大人,异口同声送来了赞扬。

真了不起呢。
真温柔呢。
真是个好哥哥呢。

Leonardo不明白。
因为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米歇拉做不到的事Leonardo来做就好,Leonardo做不到的事米歇拉来做就好。

给予就好了。

期望的话,被期望的话,那就把期望的,把被期望的⋯⋯
这不是同情也不是怜悯,而是纯洁无暇的爱。

所以,Leonardo从未回忆起何时曾见过的年幼兄弟的吵架。
那是个平凡日常的,并不值得留意的,路过的风景。
大概是对比自己优待的弟弟的感情爆发了。
那个孩子,不顾旁人的目光在购物中心跺脚抽泣。





不要。
为什么。
我也。
我也想要。
为什么必须忍耐。





过分,过分,过分。






恋人きどり 下






「太好了呢。那时,回来的Klaus桑正好路过。嘛虽然接住以后,又因为在人行道上撞脑袋而被搬过来结果没变。因为是你所以大概运气好被蜘蛛侠千钧一发救了吧。不过你也不可能是真的决心用那种极端的方式自杀吧?⋯⋯喂,给我否定啊。」





布莱伯利综合医院。
对各种机密和敌人都很多的莱布拉而言是所珍贵的,可信赖的医疗机构。
虽说是完全是熟人,但因感情纠纷反复入退院果然还是让人难受。尤其是这次。

在被分到的阳光较充足的个室中,只有拿来入院患者行李的Leo,和白色茧虫两个人。
莱布拉的主要成员没有闲到每次看望因为无聊的私事频繁濒死的茧虫。
检查也告一段落,像往常一样他被主治医生放在了一边。
所以,大概暂时没有第三者的介入。
沉默。






「⋯⋯⋯⋯那个」
「啊————————」
「⋯⋯⋯⋯Zapp桑」
「啊——————————啊————————」
「听我「啊啊啊—————————!!!!咕诶诶诶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吵死了!!」

毫不犹豫刺进了之前艾丝缇维斯女医给的几个镇定剂。
他好像严重处于错乱状态,胡闹的话可以用这个随便刺哦——
嗯没关系没关系,希望他的生命力能为以后的医疗发展起作用呢——啊哈哈。
多亏主治医生适当的建议,床单团一瞬间就倒在了床上。






「冷静下来了吗?」
「⋯⋯⋯⋯」
「那个,我也,那种,做了类似隐瞒的事很抱歉。但是,除非你说不会再做那种事了否则我是不会回去的。」
「⋯⋯⋯⋯」
「⋯⋯⋯⋯」
「⋯⋯怎么可能去死啊白痴。」

Zapp仍维持白色一团,听见小声的回答,Leonardo用几乎自己也听不清的声音叹了口气。

「⋯⋯那,我再回一次莱布拉。」
「我啊,讨厌那种爱情故事。」
「哈?」

无法从目前为止的话题走向预测,对斜上方过于唐突的发言,就连Leonardo也无法吐槽。
Zapp没有条理的行动和发言,就算是如今也真的搞不明白。
是用什么样的表情在说这种话呢。

「那些全是谎话。说出来的人大多脑子有问题。都是那些花田脑的快乐人的意淫。很让人不爽所以无论被什么样的好女人邀请,我也绝对不会去看。反而还想收钱。」
「你认真地在讲爱吗。」
「因为很可笑啊。」

Zapp的声音,稍微低了些。
果然,还是不知道现在是什么表情。

「男的女的都不害臊地肯定会说『你能幸福的话就够了』之类的话。岂止这样还为喜欢的对象和情敌加油,然后沉醉于那种可怜的自己。不恶心吗。恶心的吧。全是爱呀恋爱呀这种漂亮话,吵吵架,和个好,继续做好朋友吧这种,谁会信啊。」
「⋯⋯那些,是真的吧。」

这种事情也是,动不动就低头回答的Leonardo的表情,在场无人看见。
唠唠叨叨说着话的白色团子突然沉默了。

「⋯⋯不只是恋爱,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想要最重要的人幸福可不是可笑的事。想要保护,希望对方笑,想要对方健康,这些都是真的。谈着糜烂的恋爱的你,不懂而已。」
「那么花田一样打招呼的你也不明白我的心情。」

低头玩着的双手,被一只青筋暴起褐色的手盖住似的抓住了。
哈,这么叹着看向前方,支起上半身的Zapp正笨拙地一脸忍痛地注视这边。
扎进手的指甲没有丝毫颤抖。





「那算什么?无偿的爱吗?我不懂啦那种东西。想要的话,就不择手段地把对方变成自己的东西。与其干净地远去,还不如破坏到无法挽回然后握在手中。把他变成将视线从我以外的东西上移开的,可爱的生物。」

指甲,嵌入肉中。

「呐啊Leo,你不明白吧。拼命给予爱的你,不明白我的心情吧。有干净东西的话,脏东西也会有。」
「很、很痛。」
「绝对不会给我的那个是什么滋味。告诉我啊。呐,呐Leo。」
「我说很痛!」

粘在指缝的几丝血,和手掌一起远离肉。
Zapp突然背过身,躺到床上。
谁也,什么都没说。





过分,过分,过分。





------------





「苹果,吃吗?」




没想过要答复。
于是,把拿出来的小刀贴上Klaus桑送来的苹果。
一边想着米歇拉很喜欢这个啊,一边很快地把没削皮的苹果切成六块。
沿着小小果实和皮的分界线,切出些缝隙。

「Zapp桑不明白我的心情。」

一只兔子,放进拿出来的纸盘子。
只有Zapp的肩膀,跳了一下。

「⋯⋯我不明白Zapp桑的心情。」

两只兔子。

「但我,只说这些。」

切割的声音停了。





「我在米歇拉的眼睛复原之前,不能变成任何人的。」





不是不会,是不能。





「我太⋯⋯不灵巧了。以前开始,该说是不得要领。还是说只能做好一件事。」
「⋯⋯我知道。」
「结果你也是米歇拉也是都途中错过了,我不想变成这样。」





Zapp睁开眼将脸转过来,同时Leonardo手又动了起来。
三只兔子。





「所以,嘛,你如果承诺等我的话就随你怎么做。我也会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一起随意的活着吧。我和你,都在这街市上。虽然我不能主动,不过你擅自那去吃掉也随你喜欢。但是绝对不能给的就算你死缠烂打也不会给。」





四只兔子。





「⋯⋯可恶。」





Zapp抬头看着天花板,没有松开不知何时握紧的拳头,就这样用手臂搭遮住眼睛。
像往常一样嘀咕了两三句粗俗的俚语,咬紧牙。

「你都不愿意靠近,我会想去要吗。真是最差劲的欺诈阴毛。」
「哈啊。」
「你敢变成我以外的东西试试。会杀了你的。杀了你之后我也去死。尸体还是其他的,都不会留下。」
「你在说什么。我现在没打算为了米歇尔以外的人死。」
「可恶,我知道。知道啊可恶。」

再次可恶,Zapp微微嘀咕。
Leonardo的手顺畅地继续动着。
五只兔子。

「但是你知道吗Zapp桑。」





六只兔子。









「如果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我希望被你一点不剩地吃干净。」







比起即使不说话也能传达的,这世上化作言语就能解决所有事的情况压倒性居多。







——————————————






事务所里只有Steven。






「哦哦,欢迎回来Leo。Zapp怎么样了。」
「在病房里发情地袭击过来,所以让他变得和仙人掌一样了。」
「别不留情地让他恶化呀。」

既然都是恋人了,男人下流地笑着说,Leonardo有点不好意思地回看。
没错,既然。

「总觉得⋯⋯很多事都很抱歉。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才好⋯⋯」
「啊哈哈哈哈说的没错哈哈哈哈哈。」
「⋯⋯⋯⋯真的⋯⋯⋯⋯该怎么感谢才好⋯⋯⋯⋯」
「这样啊⋯⋯觉得不好意思的话。」

手指在圆润的脸颊上滑动。
Steven的脸上不知为何露出了不正经的,恶作剧的孩子一样的笑容。




「真的,去卖春试试?」





这是类似于对让人饱尝精神痛苦,扰人不安的部下们恶趣味的报复。
但是Leonardo一脸呆愣地,哈啊,这么低语着。

「和Zapp桑成为洞兄弟Steven桑可以接受吗?」
「你,让人萎下来真是擅长地要死啊。」






END

评论(9)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