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死にたい気分death

セラヴィ( • ̀ω•́ )✧

恋人きどり【中】

依旧无授权⋯⋯

原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5303277







人是由素质和环境构成的。
不只与生俱来的天性,自己还被周围所构建。
如同贵族生下来的孩子成为贵族,就像被野性十足的狼养大的少女成为野兽。
但是,具体谈及Zapp•Renfro这人的话环境这一要因,说是等于他本身也没错吧。





恋人きどり 中






和异界有瓜葛的人大体上分为两种。
生于绵长悠久的命运的血脉,或是除此以外没有选择的人。
Zapp是后者。所以没有可以讲述的过去。
但那是师事裸兽汁外卫贱严之前。

登峰造极的操控师一生中仅有两名弟子,其中一个是Zapp。
为了锤炼因和血界眷属战斗而特化的天赋,他的师傅在研究至上的环境中养大他。
屠宰,吃,变熟练,生存。在那里人类作为一个人不那么重要。
只是一心一意地磨亮。磨亮Zapp•Renfro。磨亮斗流之刃。

于是这么被养大的Zapp的本性是野性。
是为了血斗神而操控流下的鲜血的野兽。
离开师傅的身边,隶属牙狩,就算是在赫尔沙雷姆兹·罗特获得了同伴的现在,那种本质也没有变。
屠宰,吃,变熟练,生存。





所以,吃掉了躺在眼前完全无防备的孩子的理由只有一个,因为想这么做。





--------------------







「唔啊啊啊啊啊!!卖春斡旋啊啊啊啊啊啊!!大—————姐!!老板———————!!Gilbert桑———————!!」

「住嘴笨蛋!!别再继续把话题弄复杂了!!」



重重一脚毫不留情划破空气。

Zapp化为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雪见大福。



「不如说喂,什么意思。为什么是以我把Leonardo卖了为前提在谈话。」

「诶⋯⋯难道不是Starphase桑对手头紧张的Leo说可以快速赚钱之类的,把他派遣到了自己庇护的店去⋯⋯?」

「真把你干掉的。」



相当地,Steven失去了部下对自己的印象这方面的自信。

如果Chain和Zed也说出相似的感想大概一生也无法恢复。

Zapp想象不出那个中层管理职在心里竟然匍匐在地,而且现在也不是想那个的时候。



「哈、卖春?诶?诶?」

「作为副业。」


叹了口气,Steven回到办公桌,倦怠似得用手撑住脸。

「嘛,这是Leo决定的事。我们就一起守护他吧。」
「你在说什么!?」

Zapp的双手,拍在办公桌上。
对几乎让人想着桌子不会粉碎吧的冲击音不为所动,Steven继续说:

「刚才也说了,他虽然看起来那样但其实很顽固。一旦决定了就不可能轻易改变。况且这回好像还有理由就更难劝了。」
「理由!?向不认识的混蛋打开大腿的理由!?有这种事吗!?」
「啊啊,因为被以打为单位的情人包围的放荡男开发了后面,说是自己也想要试一下性自由的生活。」

Zapp的额头,撞上了办公桌。
对头盖骨粉碎一样的冲击音还是置若罔闻,继续说:

「我说你,还好是被我知道了。如果是K•K的话你现在就变成海绵宝宝了。」
「那不是全身是洞脸还肿了吗⋯⋯」

额头有伤口而且面无血色的Zapp,稍微冷静了一点。也只是,稍微。





「店。」
「嗯?」
「店,在哪里。以那个口气,你知道的吧。」
「啊啊⋯⋯算是吧。⋯⋯你知道了以后要做什么?」
「这还用说。当然是把那个笨蛋,拽回来。」

嗯,带回来。
把自己的东西带回自己的地方。
擅自到其他地方去,在此之上,还要被其他的雄性吃掉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不允许。决对。





「⋯⋯你没有权利说那种话吧。」
「哈?」
名为理解不能的两道视线相互碰撞。





「Leo又不是你的。」





最先开口的,是Steven。
像是教诲成绩差的学生一样,像是责备发脾气的孩子一样,这么说了。





「哈。」
「换种方式说吧。相互不是唯一的伴侣吧?」
「这、这个⋯⋯」
「你除了Leo以外还有床伴。Leo却没有。但这次,可以有了。以上。」

有什么问题吗?Steven再次问道。
Zapp却没回答。

「哎呀,话先说在前头,你如果想说这职业虚伪是没用的。你的情人之中也有卖春的吧。Leo也只是变成那样而已。」
「就是,那种,草率地说一句,如果那家伙摊上了差劲的店被卖到了异界去的话。」
「关于这一点也不用担心。介绍的是我信赖的讲道理的店。」
「果然还是斡旋嘛!!!!!!!!」
「是中介。杀了你哦。」

Steven毫不隐藏想要快点结束对话回到工作中去的气场,Zapp对此终于忍不住了。

「不告诉我就算了。我自己去找。」
「喂喂,还真是不慌不忙的想法啊。一天之内要在这个赫尔沙雷姆兹·罗特所有卖春店里找一个孩子?那种事办得到的话去做在沙漠里捡掉下的麦子的打工怎么样。如果你说对方不认识很让人不安的话,我来买Leo。」
「那是我的!!」

遭了,但这么后悔也没用了。
对眼前说自己去接手Leonardo的男人,自己究竟想说什么。
尽管如此可是火一旦点燃了就无法熄灭。脑内呐喊着的理性之声远去。






「开什么玩笑开什么玩笑开什么玩笑!!是我最先发现的!明明谁都没有理他!明明把他孤零零一个人放着不管!那么普通的小鬼!在这种见鬼的街上!最不重视自己!总是最先交出他自己!摆出一副好像自己牺牲也没关系的样子!笑得跟白痴一样!既然如此,我收下也没关系吧!」





躺在Zapp眼前的孩子的喉咙,魅力十足,感觉谁都会马上采摘。
这种闪闪发光的糖果一样的家伙,在不讲理的狂热中马虎地躺着。
就是现在,也想用这具快落入虚无的身体⋯⋯
所以吃了。
为了不让他去任何地方,从头到尾抹吃干净。
把这种上等饵料,交给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Zapp发现,Zapp吃掉,那已经是Zapp的了。
本应,是Zapp的东西。
本应。





「为什么不是我的。」





一开始就明白了。
明明知道,却装作没注意。

那双眼在神的手中。灵魂给了血脉相连的妹妹。
把被不讲理地换走的,那以外的一切,献给可怜的半身的他来到这个街市。
所以,可以从那孩子身上夺走的东西,一开始就没有。
尽管如此,撕开,粉碎,然后吞下去的话,只是一点也好能变成自己的东西吗。
自己的那一份还留着在吗。
稍微,期待了一下。





但是果然,Zapp最重要的糖果,只是名为Leonardo•Watch的少年的残骸。





--------------------





「再说一遍,Zapp•Renfro。现在的你没有理由束缚Leo。」
「⋯⋯我知道。」

Steven用冰冷的事实刺痛了呼吸急促的发脾气的小孩Zapp。

「所以去告白。」
「哈。」

然后拔下锐利的刃,这次穿透了Zapp空荡荡的脑袋。

「我说,所以去告白。不是忏悔也不是自供。是爱的告白。那样的话就可以坦荡地摆出那是我的东西的表情了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爱。」
「不要用青少年的反应烦死了。也只能那样了吧。还不如说一般都是从这个开始的你个下半身脑髓。你觉得sex是通讯手段还是什么其他的吗?活塞可不是摩尔信号。」
「从你口中听见黄段子真是非常不爽!!」
「我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比你不爽100倍。」
「话说,为、为为什么我要对那个小鬼!!」
「别这样,如果非要从这种摇摇学步的阶段开始教的话我就退出。别装糊涂。」

再逃避让话题更加复杂的话知道会怎么样吧胆小鬼,甚至让人感到色气的壮绝微笑和笼罩周围近乎寒冷彻骨的怒气暗中包含以上意思。
Steven右手撑着脸,左手手指叩着桌面。
那干燥的声音、沉默、和冰一样的视线让人心痛地渗透了Zapp的身体。





「⋯⋯⋯⋯我」

屠杀以外的,吃掉以外的,变熟练以外的,生存以外的,Zapp第一次有了对这些事情以外的欲望。
所以,很害怕。谁都会害怕未知的东西。
就像野生动物避开火,警戒着那个会不会威胁生命。

但是,已经太迟了。
Zapp已经被整个吞掉了。
投身于似乎要豁出性命的那个。





「以防万一我明确地问哦。你是怎么看待Leo的?」
「⋯⋯喜欢。」
「喜欢谁?」
「Le、Leo。」
「谁喜欢?」
「我,喜欢,Leo。」
「哈?听不见。」
「我喜欢Leo。」
「还可以再大声点吧!来啊再来一次!!」
「我!喜欢Leo!!」
「怎么了!你的心意就那么一点吗!?」
「我不是在说我喜欢Leo吗!」
「不够!还不够!!给我在努力点!!」
「喜欢!!我!!!喜欢Leo!!!」
「没错!就是这个样子!!好再来一次!!」
「我喜欢Leo喜欢到无法自拔啊!!!」
「很——好!!!最后一次!!!!」
「我爱Leo啊你个混蛋!!!!!!!!!!」
「好了,好像是这么回事你打算怎么办Leonardo。」





桌下柔软的黑发和有着熟透耳朵的小小的脑袋消失了。






暗转。






冲破窗户跳下去的Zapp•Renfro被送往布莱伯利综合医院是这0.5秒以后的事了。




评论(13)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