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死にたい気分death

セラヴィ( • ̀ω•́ )✧

恋人きどり 【上】

自汉化的,有错的话希望能告诉我੯ੁૂ‧̀͡u

没去要授权,不过还是⋯⋯所以小心别转出去了

原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5278423






------------






「请问有没有推荐的男人卖春的店?」

Steven从嘴中吐出了彩虹。





假装恋人





Steven•A•Starphase是人类。
就算被骂做冷血汉还是腹黑或者是爬虫类,他对待自己人也是个好脾气。
虽然,他那与血液中寄宿的零度相映的手段只针对有害于组织的蠢货,奈何他的首领又太过温柔,不可否认Steven的严厉更加突出了。
但是,Steven也是个有感情的人类,觉得小孩子可爱,小动物亲近的话也会高兴。
信赖伙伴,对部下也有感情。
比如说,立于眼前刚才说出不得了的话的少年。

「唔!没事吧?我去拿抹布。」
「不了,不用,没问题,不对刚才的发言全是问题。」

对办公桌后忍住眼泪的Steven,哈啊,这么温吞地回话的搞不清楚状况的少年,Leonardo•Watch简直和平常一模一样。

平常的容姿,平常的口吻,这一点,才更可怕。

Steven口中溢出的微苦咖啡香,搔得鼻子痒痒的。
在这安静的事务所,传来了一声叹息。

「⋯⋯⋯⋯Leo、Leonardo。先道个歉,我多少也长时间处在黑色家业之中。
那个,不小心以肮脏的角度解读了你的意思,给你留下这种不愉快的回忆不是我的本意,不过还是想问一下。不是,其实不想问。
⋯⋯那个,刚才的话是指,从某个朋友那儿听说有做那种工作的人,对吗?」
「不,是说我个人正在考虑以卖春作为副业,如果有推荐的可以去工作的店的话希望能告诉我。」

Steven撞破窗户跳了下去。
在脑内。
真那么做摔死还算好的,搞不好就是连累路人的大惨剧。
虽然没打算实行,不过现在Steven意外地很普通地想去死。

「是那个吗。这样啊——是我不愿去想的,在我意料之外的那个意思吗——」
「非常抱歉这么突然,大白天就说这种话。」
「就算之前联系过了我也不想在星期五的深夜讨论⋯⋯」
「但是我,这种商谈只能找Steven桑。」

Steven最后还是抱住了头。不过这也无可奈何。
不仅被露骨的性话题打脸还被认为很了解那方面的店,Steven受到了明明好好疼爱的年幼部下的one two finish连续攻击。

干脆就这样一边哭,一边扇Leonardo的耳光直到晕过去以免他再说蠢话。
碍于身份他还是抑制住想要着手的冲动,视线再次投向前方。

「听我说,Leo。我认为你耿直的性格是美德。也知道你不想中断给妹妹的生活补给。
但是啊,你仔细想想。如果知道了哥哥为了自己去卖春赚钱,令妹会是怎样的心情?
你不是薄情、愚蠢到没想那些吧?
不对,没察觉你如此为钱所迫的我也有疏忽。对不起。我会尽力不让这种事再发生。
明白了就赶快去Gilbert桑那里领走所有的活动资金。」

「不不不。我没那么缺钱!不是那么回事!!」
「那发生了什么才得出结论要去做那种献出屁股的副业的!!?呐喂!!?」
「屁、屁股就够了?」
「踹飞你哦!!!!」

到极限了。苍天已死。Steven选择趴在桌上忘记一切。

「对、对不起。但是真的够用。只是,那个⋯⋯」

只稍微将视线投向Leonardo。看见了因上司失态而狼狈的惹人怜爱的少年。
谁也不会相信他用语言暴力把Steven击倒了吧。
就连受害者Steven也,被那脸庞上露出的犹豫,刺激出了保护欲。





「那个、前几天和Zapp桑起了争执。」





Steven果然还是选择了趴在桌上忘记一切。





------------







「好臭。」







老朽化中的公寓里狭窄的一室。换气扇转动的声音。关不紧的水龙头的水声。Zippo的点火声。

Leonardo最讨厌Zapp口中慢慢吐出的香烟味。

「哈?你个——连续出来那么多当然臭。再说了弄出来的基本都是你的。」
「不对。不是这方面。去死。」
「那你说的什么。」

正确地说,是那些混在一起的Zapp以外的气味。

「⋯⋯⋯⋯女性的香水味,你的香水味,和烟混合在一起的味道,也就是说你很臭。」
「喂喂喂怎么回事你个臭白痴阴毛小鬼。逮着我这种美男说很臭算什么啊。你那个鼻子扯下来比较好吧。」

用床单裹住满是咬痕和淤血的乱糟糟的身体,Leonardo转身背对Zapp。
朝对面伸出手捏紧他的鼻子。握住搞不清楚状况轻声呻吟的Leo的脸,Zapp很愉悦似的强行让对方转向自己。

「来我家之前去过别的女人那里了吧!为什么还没榨干!不够的话就请在外面一直玩到天亮!」
「不是,总是吃甜的东西也会想吃点咸的。」
「真的请去死强奸魔前辈。」

正如Leonardo一脸厌恶的低语,两人是从强奸开始的。
Zapp像平常一样漫无目的闯入Leonardo的所在地,像平常一样借用浴室,像平常一样狩猎冰箱,像平常一样悄悄溜进置之不理继续睡觉的Leonardo的床上,用自己所拥有的全部技术把Leonardo溶化后吃了。
无论在哪里都是名副其实的可耻的夺取未成年。
不知为何却能持续至今。

「你啊,那种往事还要记多久。现在是高档次的和奸。叫我和奸前辈。」
「你真的那样就行了吗。」
「啊——这个先放一边,你说气味来着?」

Zapp下流地笑着,双手抱住结草虫似的Leonardo。
恰好,Leonardo的脸正对Zapp的胸口,气味更浓了。
想挣出这明显的找茬手脚却一丝一毫动弹不得,正如狮子和兔子,力量差距很明显。

「勋章啦勋章。你这种童贞非处女不可能明白。」
「别说非处女!!」
「也只有我知道啦。」

被抱在胸口看不见表情,不过听见Zapp用超级高兴的声音这么说道。
这本是床上毫无营养的私话。
可是,Leo突然意识到。







的确只有Zapp知道。







------------







「Zapp桑不是有很多情人吗。而且多的让人受打击。
换来换去,下半身自由到以尝下酒菜般的感觉对身为男人的我出手,并不是说羡慕这些,只是觉得我也没必要为了Zapp桑守住节操。」

又不是在交往,听到这句话的Steven决心干掉Zapp。

「⋯⋯⋯⋯隐约有感觉不过先不问你们的关系,总之再告诉我一次。为什么要卖春?」
「嗯嗯,我觉得,这是一石二鸟。」
「一石二鸟。」
「没错。虽然自己说这话有点悲催,我不像Zapp桑那么受女人欢迎,没钱也不可能去买。
但是也不想被卷入和陌生人进行性行为染上病的事件。
这样的话干脆在正式的店里工作,有钱拿,我也可以和Zapp桑以外的人做,不就是一石二鸟吗。」
「哈啊。」
「啊,但并不是要真的把卖春作为副业哦!?果然还是有点可怕⋯⋯
所以那个,我也知道这只是想的很好的愿望,如果可以的话想问问有没有店能让我试一下做日工。」
「别说了⋯⋯不要再说了⋯⋯」







年幼的部下的性道德被破坏殆尽,Steven的内心和这样的现实战斗得精疲力尽。
十有八九,肯定是那个抖变态人渣混混的错。果然那个时候,应该把他交还给他师傅。
再次抱住头。这回更加用力。
我想变成贝壳。

「那个,对不起,给您带来了麻烦吧。这种话题⋯⋯」

Leonardo简直就像个恶作剧被训斥了的孩子肩膀沮丧地塌下。
Steven直直地注视着。
思考着。

————恐怕这孩子“不明白”。

自己、Zapp、理由,还有内心,在不明白的状况下,被迫成为了大人。
全部,都被改写了。
按照那个暴力、任性、胆小、只是个头高大的孩子似的男人喜欢的样子。
所以,如果Steven这时终断话题,一定会一个人去找那种店吧。
然后,心灵还没跟上的脆弱的身体,会接受从没见过的雄性吧。
在不明白的状况下。
不去正视的状况下。

「⋯⋯⋯⋯那个胆小鬼。」
「诶?」
「不,没什么。」

Steven•A•Starphase是人类。
就算被骂做冷血汉还是腹黑或者是爬虫类,他对待自己人都是个好脾气。
觉得小孩子可爱,小动物亲近的话也会高兴。信赖伙伴,对部下也有感情。
比如,眼前可怜的少年和不知道被爱的方法的愚蠢青年。





------------





「早上⋯⋯⋯⋯⋯⋯好。」





太阳已升到头顶,一脸这种迷雾笼罩的街上太阳怎么样和我没关系的迟到很久的Zapp在职场上第一眼看见的是,自己那如同幽魂般站着的绝对零度的上司。





「怎、怎么了Steven桑⋯⋯」
「早上好,恋童混蛋。」
「啊咧?我要被杀了?」

瞟了一眼事务所内,很少见地只有Steven一个人。
眼前的男人正以近乎可怕的无表情凝视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才会无感情到这种程度去看人啊。
Zapp忍住膝盖的颤抖,想着不管怎样要活下去,违和感伴随着恐惧涌上心头。

「那、那个——说起来Leo还没到吗,今天好像是,没有,打工的日子,吧⋯⋯」

平常在那里的,少年的身影,不见了。
Steven像是爬出永恒虚空之底一样,深深叹息。
然后用单手,钳住他冷的发颤的脸,说:

「听好了,我真的最后还在犹豫。
万一,亿一,如果发展成了无法挽回的事态那么大惨事不可避免。
你我都不期望那样。但是啊,因为那孩子非常固执所以干脆让他如愿了。
我完全不相信你能察觉到,你们两个人都麻烦的要死,所以干脆赌赌看下猛药能不能起作用。
所以,只说一次你给我好好听着。」

「哈、哈啊?」





「知道吗,Leonardo开始卖春了。」





Zapp从嘴中吐出了彩虹。

评论(7)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