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死にたい気分death

セラヴィ( • ̀ω•́ )✧

うちはサスケは完璧である。

作者:やぎ

原文:http://touch.pixiv.net/novel/show.php?id=3642093

授权转载。

自汉化,一切请多包涵。


Page 1.

宇智波佐助是完美的。

宇智波佐助真是个完美的男人啊。
今天木叶的一角也如此私语着。
不只是木叶,沙、云、岩忍村,也同样流言四起。
每天都会听到的话语。

宇智波佐助是完美的。

我听到这个,就算是正吃着最喜欢的一楽拉面也想皱眉。

大家都做梦过头了,对这个名为宇智波佐助的男人。

Page 2.

「宇智波佐助好像是完美的。」

木叶上忍公寓。
木叶村上忍居住的气派公寓。
我,漩涡鸣人正站在上忍公寓307室的门口。

「是吗。」

别误会我可没住在这里。
我从下忍时代……说实话,现在当上了火影也住在上学前就住的那个熟悉的木造公寓中。
尽管被多次催促搬家,(火影住在那种破地方怎么给其他人示范云云。)……但是我很喜欢那儿,暂时不打算搬家。
那为什么我会在上忍公寓呢,因为被老朋友、人气爆棚的宇智波佐助大人叫来了。

307室的主人宇智波佐助用上挑的眼睛冷静地看了我一眼,轻扬下巴示意『进来』。

「宇智波佐助~~好像是~~~完、美、的。」

我姑且是火影,在火之国应该很伟大才对,可那个混蛋毫不在意这一点,还特意用分身命令我『过来』。有次我生气地说这是浪费查克拉,本人却置若罔闻。
不过,我也没有想过要摆火影的架子,不如说像这样被当做平等的朋友反而更高兴。我这么想。但是,虽然是这样,虽然是这样啊?

「既然知道我是完美的,就给我快点。文件上交的期限是今天。」

谁管你啊。

我把到嘴边的话吞回去。
但是,
没成功于是脱口而出。

「谁管你啊。」
「……啊?」
「是你自己把文件弄丢的吧。和我一丁点关系都没有。超级无关现在都想回去了。我虽然看起来这样但其实非常忙。」
「这么轻易就和分身一起过来了还有什么可忙的。顶着一楽拉面笨蛋的白痴脸像个笨蛋一样说『真好吃果然一楽的拉面世界第一——!』对吧?哈都浮现在眼前了。」

这 个 混 蛋 。

说了两次笨蛋。还说白痴。还用鼻子嘲笑!
而且用非常笨的声音说出我的台词!!!!

「啊啊?!什么啊你那种态度!我好不容易想过来帮忙!啊——!真是的——!不管了!!你想怎样怎样!我要回去工作!你一个人找吧白痴!白痴佐助!笨蛋!笨蛋!顺便再说一遍笨蛋!!」
「说别人笨蛋的才是笨蛋。笨——蛋。」
「你说什么……佐助……!!!!」
「啊、喂、笨蛋!顺便再说一遍笨蛋!别乱来……垃圾要……!!」

咚——

307室响起了这样的效果音。
诶?你说发生了什么?
这个嘛,

「……我说你,真是,这些垃圾真是难以置信…」
「……你以为是为了什么把你叫来的。给我收拾干净。」
「……你啊……啊——可恶,够了……哈。」

我现在,和佐助一起被压在坍塌的垃圾、未洗的衣服和杂志之类东西的下面。
重申。
这个塞满垃圾的房间不是我的。
邋遢的是,不只火之国在世界各地都被称作『完美』的,人气极高的宇智波佐助的房间。
这个,被称作 垃圾屋 也不为过的房间。

Page 3.

『宇智波佐助是完美的。』

很久以前就在流传的话语。
我以前也认为没错。
说以前,也不过是下忍的时候。
忍术、体术、手里剑术都很完美。
头脑也很好,最重要的是佐助是个『帅哥』。
在女孩子间自然很受欢迎。
受欢迎受欢迎。是个受欢迎混蛋。
我喜欢的小樱也喜欢佐助,小樱的朋友井野也喜欢佐助。
受欢迎到让人觉得学校里的女孩没有一个不喜欢佐助。
我当然羡慕啦。
无论如何都觉得不爽。
所以决定把佐助当做对手。
我自己都觉得这样太单纯了不过认定对手不需要计较那种琐事。

七班结成。

和最喜欢的小樱在一起。
虽然对手佐助也一起。
我其实私下对七班结成感到兴奋。
七班的每天。
七班的任务。
真的,那个,真的,每天都很开心。

成为了我和佐助,真正意义上开始的是那件事。

有一天,大量D级任务之余的休息时间,小樱问。

『鸣人是一个人生活对吧?吃饭之类的怎么办?』

大概,是无心的提问。
我歪歪头诚实地回答。

『不是每天都吃杯面啦,偶尔会自己做。今天的便当也是自己做的。』

今天的便当,不如说,嘛只是普通的饭团而已。
一份杯面便宜的也要98円左右,经济危机必需消减食费的时候自己做比较划算。啊啊,虽说是做,不过只是炒、煮、拌之类的。我只会那些。

小樱说是吗,那么打扫还有洗衣服什么的呢?被这么问到后,我一一回答。

然后小樱就说,真厉害呢。我现在还记得当时开心的感觉。

那天的任务结束,我想洗一洗脏兮兮的身体,于是快步向家走去。
然后,

「喂,给我停下。」
「诶?」

没错,被佐助搭话了。意识到的时候,我的世界咕噜地旋转,接着脸上游走剧烈的疼痛。
摔倒了。

「……你什么意思,佐助……」

我拼命忍耐摔红的鼻子和,无意识流下的眼泪,狠狠瞪着罪魁祸首的佐助。

「……啊啊,抱歉。我没想过你会跌倒。」
「啊?!不是你把脚伸出来的吗!什么没想过别开玩笑了!」

没错,我完全是被宇智波佐助绊倒了。
明显棒读完后佐助朝我伸出手,

「来我家。我帮你包扎。」

他说。

回想起来要是没有握住那只手的话也许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但也许就算没有握住也总有一天会这样吧。

我想着「什么呀这家伙好恶心。」但又因为对手佐助的温柔(?)有点开心,大意地被叫到了佐助家。

进去啊。我催促着,本来应该由等在门前的家主佐助来开门,可是佐助拖拖拉拉的,于是我瞅了几眼佐助的背影,把手伸向门。

打开门,想说声打扰了。但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佐助从背后用力一推。

「?!」

今天到底怎么回事。我对你做了什么吗。
手撑在地上,避免了脸部的冲击。但的确忽然被推倒了。于是为了抱怨回过头朝向佐助。

「……唔?」

有种奇怪的臭味。
好像有点酸,有种,奇怪的,但是在哪里闻过。这是……

「(啊啊。附近垃圾场的味道。)」

而且今天是丢生垃圾的日子。我明白了,啊咧?但是为什么佐助家会有这种臭味?这么想着,从前方的地板视线稍稍往上。

「有件事情想拜托你。」
「…………」

佐助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很羞耻。

「希望你能帮忙,打扫。」

骗人的吧?
我忘记刚才被推倒的事情无言地看着佐助。

玄关洒入的光照在佐助身上,比平常看起来更帅了。
啊啊,果然这家伙好帅。但为什么,
悠闲地乱想的时候
佐助身后的门传来了咔嚓的声音。
喂,等等,那是什么声音啊。

「做完之前,不会让你回去。」

女孩子听了会心跳不止的佐助的这句台词,在我听来就像是今后通往地狱的信号(倒计时)。

Page 4.

看左边是垃圾,看右边是垃圾,看下面也是垃圾。
唯一干净的是天花板吧。
宇智波佐助家,没错。是所谓的『垃圾屋』。

佐助说『不是不打扫,是做不到』。什么啊那句名言。名言?不对,只是嫌麻烦吧。

回去好了。
说实话很想回家。
但是总觉得放着不管的话有点,我的良心会痛。这么想着我下决心开始扫除。

「亏你能住在这里啊。」
「住习惯了哪里都好。」
「……那就这样不就行了。」
「少废话快开始。」

这是求人的态度吗。
轻轻盯着佐助,他扬了扬下巴示意『快点动手』。

「真是,没——办法了——!!」

我挽起袖子做好和一望无际的垃圾地狱战斗的决心。

「觉悟吧!垃圾们!」

Page 5.

「呐——佐助——钱包出现了。」
「啊?……啊啊,我还以为弄丢了。」
「哈——?!把钱包弄丢了一般是——!不可能的!怎么买东西啊!」
「一两天不吃东西也没关系。」
「……」

「佐助——出现了两件一样的衣服。」
「星期三和星期五用的衣服。」
「啊啊,一样的有几件吗……啊啊,这样吗……」
「稍微不太清楚洗衣服的方法。每天换着穿。」
「啊??!!!哈———??!脏死啦!!几天没洗了!」
「天……?按照天来计算的话是六十……」
「呀————!!洗干净!脱掉!现在穿着的!全部!!」
「色狼。」
「把你打飞哦佐助。」
「……开玩笑的。但是脱了就没有能穿的了。」
「啊——?没有干净的吗……」
「没有。」
「别断言啊……哈啊……我的包里有替换的衣服穿那个吧……」
「麻烦你了。」
「还有。顺便去洗个澡。」
「洗澡……浴缸吗?」
「嗯?嗯。」
「浴缸……发霉了……」
「……!!!……!!!!我去打扫!!」

「嗯……?这不是之前发的重要文件吗……好像卡卡西老师说了明天要带来哦……」
「啊,那个。」
「哦??!哦哦……吓我一跳……洗好了就说一句啊……」
「找好久了。在那种地方吗。」
「嗯。啊。对了。顺便,又找到了一个钱包。」
「啊啊,在那种……」
「……(这家伙……)」

Page 6.

「啊—————没完没了———花了半天也弄不完!」

看见地板了。
之前连地板也看不见真是很大的进步。虽然这么想。但是任务结束后已经快半天了。默默地和垃圾格斗如果连地板也看不见的话我的耐心也会耗光吧。

「鸣人。」
「啊?」

什么。太慢了之类的吗。
别吊儿郎当地做事吊车尾……之类的吗。
开什么玩笑!你以为我是为了谁这么辛……

「可以了。辛苦你了。」
「诶。」
「作为回礼请你去一楽。你很喜欢吧?那里的拉面。」
「诶,可是,虽然没错…」
「因为找到了两个钱包。走吧。」
「……嗯。」

意料之外。感觉稍微,吓了一跳。
还以为不完全打扫干净就不能出来。
……什么啊,真扫兴。
怎么这样,明明。

「我,我说!」
「……什么啊。」
「明天、我也过来。打扫。」
「啊?」
「因为我不喜欢!半途而废!所以明天也去扫除……」

没错。讨厌半途而废。
我可是个男子汉啊。
所以,才不是因为可以了那种话而稍感寂寞,才不是,才不是。

「说什么理所当然的话。」
「……啊?」
「当然了?明天也是后天也是。直到做完为止。明白了吗。」
「……」

感到寂寞什么的,真的没有。真的,没有!

「一楽。」
「啊?!!!」
「我请客,呐?」
「………~~~~!!真——是的!明天也请客!!笨蛋佐助!!」

Page 7.

「回想起来我的地狱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为了不把干净的火影羽织弄脏而放入包里,我熟练地打开垃圾袋。

「比起火影『扫除屋』也许更适合你。」
「……」

被哈的一声嘲笑了。想要和平常一样拿出忍具瞪着佐助可是现在没有这个时间。

「多重影分身之术!」

随着砰的声音出现的四个我露出又来了……的神色。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有不满的话就对那边一脸看不起人的家伙说去。

我们边眼神交流边一齐叹气,然后马上开始打扫。

「呐——上次是什么时候来的。」
「差不多是两周前吧?」
「是吗。」
「才两星期就这么多垃圾。意义不明。」
「比起垃圾,文件和衣服更多啊。」
「呐——这个扔掉没关系吗。」
「总之把不知道能不能像平常一样丢掉的东西放到角落里吧。」
「哦。」

「队长衣服洗完了—」
「哦辛苦你了。这边只剩下擦地板了。」
「那干了之后就完了呢。」
「嗯。」
「话说看见目标文件了吗?」
「啊,说起来。」
「又是那样吗——?」
「啊——那个呀。我说你啊……」
「啊——……真的假的……」

「佐助。」
「……嗯?」
「稍微,给我看看门廊。……啊啊,果然。你看,文件。放到门廊就不管了。为什么不找找啊。」
「啊啊,在这种地方吗。不好意思。麻烦你这么久。」
「不,也没有,找到了就好。嘛几乎都收拾完了我差不多该回去了。」
「这么快?」
「那么多人当然速度和动作会很快啦!」
「要回去工作了吗。」
「嗯——嘛有优秀的鹿丸帮忙虽然工作没有积累起来?但是能做的事情不自己做的话……」
「再稍微……」
「嗯?」
「饭。」
「……嗯?」
「帮忙做一下。肚子饿了。」
「啊——?!你,哈———?!已经指使我那么久了还要……!」
「呐?可以的吧,肚子饿了。」
「……啊——真是的!我只做的出简单的!」
「啊啊。」

从最初被叫去『扫除』的那一天开始已经过去了十多年。
从那天,我们这样的关系开始了。我握着平底锅这么想到。

「鸣人。」
「啊。佐助。这个看起来还不错。把鸡蛋从冰箱里拿出来。」
「啊啊。」

『宇智波佐助是完美的。』

各地都这么私语着。
嘛,也许没错吧。

「鸣人。」
「嗯?」
「鸡蛋,掉了。」
「……」

虽然很不甘心,但是作为忍者超一流,被称做完美也没有人会反对的厉害家伙的宇智波佐助,在『忍者』以外其实超级麻烦吊车尾蠢货比我还笨。

曾经说过你要是交到了女朋友的话,知道了你的本性一定会吓一跳的吧。这么调侃之后,我的这一部分只有你知道就足够了,果然很帅的脸这么回答道。
我也想着啊啊说的也是,不知不觉回答了「我也是这么想的。」,佐助睁了睁眼,上佻的眼睛睁得圆圆的。看见那种表情的,也只有我一个人就好。

被说如果是使用火盾的话没有人在他之上的宇智波佐助,使用煤气灶会轻度烧伤。
使用苦无百发百中被称作飞行道具达人的宇智波佐助握住菜刀的话会切到手指。

让佐助搅拌什么会洒出来,让他装盘会在装进去之前华丽地弄翻。
自己洗衣服每次都会把洗衣机弄出故障,手洗的话衣服会破。

向日常生活笨蛋的宇智波佐助问到为什么那天要拜托我打扫,他回答说被你知道也没关系。由于事实很可怕所以这个世界知道这个没用的佐助的只有我一个,同班的小樱也不知道。

连垃圾分类都不会,用了不知道收拾,脏的东西也不洗。经常弄丢东西,不必要的话别说三餐了一餐都不吃。
知道了那样的佐助的话从小就对这个男人抱有梦想的少女一定会晕过去吧。
7班没有秘密哦!被少女严肃地警告了,但是这件事打算带到坟墓里去。对不起小樱。

这也是7班爱的形式。

Page 8.

『宇智波佐助是完美的。』

凭什么说是完美的。
他的哪里是完美的。

我把热乎乎的米饭送进嘴里想着。

「在我看来佐助全是缺点。」

这么说的话佐助一定会回话说。

「你,这样看就可以了。」

缓和嘴角,浮现出迷人的笑容这么说着的佐助,自然地取下我嘴边的米粒,放进自己嘴里。

「今天煮成功了。」

说起来今天做饭的是佐助。平常不知道为什么会烧焦,本以为今天反正也会失败却成功了。和用洗济洗米的时候比起来真是巨大的进步。

「明天也能顺利就好了。」

这么开心的话做成功的时候就过来吃。以佐助往常自大的口吻来说是有点开心吧,我这么回答道。
啊啊,说起来。

「我以前也是,在那天之前一直以为宇智波佐助是完美的。」

慢慢咬着温暖的红鲑说着,佐助露出了些许寂寞的神情。

「我知道,所以才……」

『宇智波佐助是完美的。』

这么私语之前,世界一定是如此低语的吧。

『宇智波一族是完美的。』

在宇智波毁灭之后就已经执着于宇智波的姓氏的宇智波一族唯一的幸存者,为了不给这个姓氏添上污名,总是在追求着完美。

无论走到哪里都看不见顶点的『完美』,不知何时他的心中失去了顶点,承受以顶点为目标的痛苦。
所以完美崩塌了,他在追求完美的同时是否也在追求着无能的时间呢。
这不过也只是我的想象。
我对思考不是很拿手,如果他把崩坏『完美』的地方选在他的家里,和他日常骂着吊车尾蠢货笨蛋的我的身边的话,那样也不坏。

「佐助,饭很好吃。」

阻止了佐助想要继续说出口的话,我赞美了佐助煮的饭。

「……是吗。」

把佐助称作完美的人们啊,听着。
宣言佐助好帅!素敵!好想抱一抱!的女孩子啊,听着。

这个宇智波一族的宇智波佐助,比起抖S级任务生还的时候,比起吃着喜欢的干木鱼饭团的时候,比起被女孩子告白的时候,比起被前辈尊敬得不得了的时候,

被我赞美自己的饭煮的好吃时,会露出更加开心的表情,是个无药可救的比我更加白痴的人。

不把米饭烧焦花了多少年呢。
一定不会再焦了吧。
这样确实的一步一步地接近『完美』。
下次坐在餐桌前的时候,不会再由我煮饭了吧。
宇智波佐助做不到的事由漩涡鸣人来做,漩涡鸣人做不到的事由宇智波佐助来做。
这样两个人就是完美的,这种事也差不多该结束了。
不寂寞。
宇智波佐助原本就自身追求着完美。
我不过是在为那些做支援而已。
下次是什么呢。不是让洗衣机坏掉而是转起来?
什么都好。『我』在『宇智波佐助是完美的』的那一天到来之前,一定会一直做着佐助的支援吧。

宇智波佐助是完美的。

Page 9.

『宇智波佐助是完美的。』
那种家伙一定连宇智波佐助『う』的字都不知道的家伙吧。
『宇智波佐助是完美的。』每听到这句话我会悄悄的感到少许优越感,同时又因为一大堆家伙不好好看着名为『宇智波佐助』的存在的这一事实而想哭。
就算佐助露出了没用的一面也是我认同的对手。可以断言今后也不会改变。
宇智波佐助说,
看着真正的我的只有你一个就
足够了。
不要说那种话啦,你小心错过婚期哦。这么说了之后他回答,你可以成为一个好妻子。完全没有抓住要点的笨蛋,我忍不住笑了笑。
宇智波佐助明明是个很帅很受女孩子欢迎的受欢迎混蛋却完全不对女孩子表示兴趣,已经被周围的人认为是HOMO了。
所以最近比起女孩子的告白者,男的告白者更多。这时会做出吃讨厌的纳豆时的表情。
拒绝的时候会这样。虽然比不上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但总是不变地露出初见会吓一跳的漂亮的笑容。

「我不是什么HOMO,只是从以前开始就一直喜欢着漩涡鸣人而已。」

就像这样。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