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死にたい気分death

セラヴィ( • ̀ω•́ )✧

未授权♂自汉化

作者:ゆた

P站作者id=3234458

 @宏哥,看我 

 这么久才发,抱歉(。-人-。) 


P站作者id=3234458

作者:ゆた

自汉化,无授权。

圣诞快乐~!

自汉化,无授权ˊ_>ˋ

P站作者id=3234458

 作者:ゆた

『生徒会13人慘殺事件』




未授权,自汉化。





嵌字方面其实是个ド外行…有很多不懂的地方。所以还请各位大佬多多包涵🌝



P5 杀人现场*这么翻译其实挺犹豫的…原文是「生殺し」,杀个半死。这里应该用原意么……望高人指点。




P7 乌玛•瑟曼*饰演过杀死比尔的女主角。















女装して援助交際してたらロリコンに目を付けられた

自汉化,无授权,有错告诉我哦(ᵒ̤̑₀̑ᵒ̤̑)

原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5355206







Hello,米歇拉。就算死也不会对你说,哥哥我,由于太缺钱,穿女装,和异界人在做援交。

「对我温柔的,只有Matilda酱你一个~」
「晚饭的话随时都奉陪,还要来约我哦。」

在脸上啾地亲了一口,「晚安,下次见。」一边说着一边挥手。
虽然说是援交,不过没有出卖身体。仅是,生活援助的纯洁交往而已。我尽管不是夜里的对象,但在一部分的异界人中很受欢迎。他们似乎只是能和人类女孩约会,就很高兴。

「呐,那边的你。」

肩膀被啪地拍了一下于是回头——

「和我去旅馆?」

被个子很高的,穿着西装的帅哥搭话了。脸上有伤疤。
可怕⋯⋯绝对,是那方面的人。

「对、对不起。我该回家了⋯⋯」
「你缺钱吧?」

咿呃⋯⋯脸不要再凑过来了。

「最近,在这一带卖对吧。」
「没有,没有卖。」
「啊——原来如此。所以,也没有和刚才的那家伙去旅馆啊。」

为什么看着在,这个人。

「这方面,叔叔也很喜欢。」

他还年轻吧?还是,因为我看起来很小,才这么说?

「不做也可以。只陪睡,3万。」
「诶⋯⋯不,不行。」
「那我出5万。」
「5、5万⋯⋯」

对着明显犹豫的我,他从钱包里拿出钱。

「可以先付款哦。」

被迫握紧了5万——

「去旅馆吧。」

就这么被牵着手带到了旅馆。好可怕,如果不妙了就用这双眼好了。对不起米歇拉。但这是,哥哥贞操的危机。
旅馆的房间很大,电视、双人床、玻璃结构的浴室,还有沙发——
果然不该来。洗澡的话会暴露是男的,陪睡时如果我先睡着也会出局。

「用浴室吗?」

脱掉西装,解开领带。这又是,帅到爆棚的举动⋯⋯女孩子的话,就完蛋了!这种美男,为什么会逮住像我这样的。虽然是女装,可个子矮这点没变。

「我不会看,你可以用浴室哦。」
「不,不用了。」

绝对会看吧。写在眼睛里了。

「那个,钱还给您。」

在身边的桌上,放下5万。

「请找其他的人。」

朝门走去,马上手臂就被抓住了。

「沙发就行。在沙发上膝枕。我睡着了,你就可以回去。」

膝枕吗。那样的话,我就不会困了。

「明白了。您睡着以后,就真的回去。」
「啊啊,那样就好。」

我坐到了沙发上。大腿上,枕着他的脑袋。

「好像很挤呢。」

脚伸出去了。

「没关系。呐,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Matilda。」

擅自使用以前上映的电影的,女主角的名字。

「好名字。很可爱哦,Matilda。」

端正的脸,直直地盯着我。快点睡着。

「我是Steven。」
「⋯⋯是吗。」
「Steven,喊一次听听。」

我一个人很难承受住这么甜蜜的笑容,便用手遮住他的眼睛。

「请快点睡觉。」

虽然遮住了眼睛,嘴边却在笑。

「知道了,晚安。」

他就这样,真的睡着了。但是,这个⋯⋯动的话,会醒吧?虽然说睡着了就可以回去,不过还有点难度。
抬着他的脑袋,嘎吱嘎吱地从沙发上下来。本想着普通人会醒,可他完全没醒过来。也许非常困吧。
桌上防着5万。5万实在难以接受,在桌上留下两张就回去了。
总觉得,不会再见了吧,一边如此想着。



几天后。得到的3万用完了,再次为了援交来到夜晚的街道。钓得到吗,才刚站稳——

「好久不见。」

那时的⋯⋯好像是,Steven桑。

「您好。」
「晚餐还没吃吧。一起怎么样?」
「据地点而定。」
「那就,在那边的地铁买三明治,在公园吃如何。」

意外地很普通。还以为会去旅馆的餐厅吃饭。但是,对我而言值得庆幸。

「那就OK。」
「好,走吧。」

手臂被抓住,走向地铁。拿着三明治,然后向公园移动。夜晚的公园,全是情侣让我感觉有点窘迫。

「Matilda,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故乡的妹妹,生病了⋯⋯因为在寄生活费,所以自己没钱了。」
「明明还小,真了不起啊。」

吃完了三明治后,又在公园聊了几句。

「我这种人也可以的话,希望能帮上你的忙。」

如果是女孩子,这就是一句会高兴到哭的台词。貌似多金、帅气、温柔。然而,我是男人。不想和热情地接近的人,有太好的关系。

「没关系。今天谢谢您。我先回去了。」

我从长凳上起来,他也站起身。

「Matilda,这个。能收下吗。」
「诶!」

是一个和他不搭调的,可爱的店里的袋子。因为今天是偶遇,所以没想过竟然是给我的礼物。

「我不能收。」
「之前,在桌上留下了2万吧。就当做是那个的替代。」
「但是⋯⋯」
「你不收的话,今天就送你回家哦。」
「知、知道了。非常感谢。」

对着收下的我,他满意似的露出微笑。

「路上小心哦。晚安。」
「好的⋯⋯晚安。」

回去的路上,边回头边走,没有人影。
回到家,首先摘下假发。一边脱衣服,一边走向浴室。清爽了以后,在镜子中看见了熟悉的自己。
边用毛巾擦着湿头发,边打开收到的袋子。

「唔哇。」

里面装的是,轻飘飘的连衣裙。
那个人,觉得我是几岁。女装的时候,我不穿这么可爱的衣服。因为个子很矮,所以光戴假发就会被误认为是女孩子。化妆也是,只涂了粉色的口红。

「啊咧,还有。」

其他店的袋子。

「什么呢。」

装的是,粉色的轻飘飘的内裤和,粉色的胸罩。A罩杯⋯⋯说是内裤,这是女性内裤哦!屁股的地方布料有点透明。
把衣服和内衣装回袋子,关进了衣柜的最深处。
我把,可怕的这一天当做教训没去援交了。女装也,没穿了。







几个月后。在加入莱布拉,看见熟悉的脸时,想着晕过去算了。
「我是Steven•A•Starphase。请多指教,少年。」
这么说着的他,和晚上见面时的氛围有些不同。啊,说不定,没发现!没错,因为没有女装!
和他说了几次话,都感觉是普通的男性。不,虽然进入莱布拉就已经不普通了!但是,和夜里的他不同。
看不出是把那种衣服和那种内衣作为礼物的人。
强大的、能干的、成熟的男人。这就是,在这个莱布拉的Steven桑。对我也完全很普通所以——

「Leo,明天能帮我整理资料吗。」
「可以哦。」
「不好意思。会给你打工费的。」

并不知道大家都走了。

「打扰了。」

进了房间,突然被扯过手臂。

「诶。」

眼熟的西装的颜色。身体几乎动不了,被手臂紧紧地抱着。想逃走身体却不能动,于是我小心翼翼抬起脸。

「Steven、桑。」

与往常不同。
和那天晚上同样的表情,他笑了。

「很想你哦,Matilda。」






end.

恋人きどり【下】

我去要授权了!
虽然没要到。

无授权。

自汉化,有错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哦!
原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5451329





对本人说的话大概会被否定,不过Leonardo•Watch本来是守护方的人。
那果然还是,因为Leonardo心爱的女性米歇拉·沃奇与生俱来的缺陷。

Leonardo从未见过米歇拉因此哀叹、悲伤,或者向周围的人露出感性的样子。
那份可怜,有时反而会压迫父母。
但至少,对Leonardo而言米歇拉是坚强的、美丽的、自满的,独一无二的半身。

因此,Leonardo完全没有那个年纪的孩子有了弟弟妹妹时特有的,嫉妒或任性。
不仅这样。好吃的东西也是,美妙的东西也是,漂亮的东西也是,全部全部,都大方地分给米歇拉。
为了不让妹妹有一点难过或悲伤,留意所有的事情。





周围的大人,异口同声送来了赞扬。

真了不起呢。
真温柔呢。
真是个好哥哥呢。

Leonardo不明白。
因为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米歇拉做不到的事Leonardo来做就好,Leonardo做不到的事米歇拉来做就好。

给予就好了。

期望的话,被期望的话,那就把期望的,把被期望的⋯⋯
这不是同情也不是怜悯,而是纯洁无暇的爱。

所以,Leonardo从未回忆起何时曾见过的年幼兄弟的吵架。
那是个平凡日常的,并不值得留意的,路过的风景。
大概是对比自己优待的弟弟的感情爆发了。
那个孩子,不顾旁人的目光在购物中心跺脚抽泣。





不要。
为什么。
我也。
我也想要。
为什么必须忍耐。





过分,过分,过分。






恋人きどり 下






「太好了呢。那时,回来的Klaus桑正好路过。嘛虽然接住以后,又因为在人行道上撞脑袋而被搬过来结果没变。因为是你所以大概运气好被蜘蛛侠千钧一发救了吧。不过你也不可能是真的决心用那种极端的方式自杀吧?⋯⋯喂,给我否定啊。」





布莱伯利综合医院。
对各种机密和敌人都很多的莱布拉而言是所珍贵的,可信赖的医疗机构。
虽说是完全是熟人,但因感情纠纷反复入退院果然还是让人难受。尤其是这次。

在被分到的阳光较充足的个室中,只有拿来入院患者行李的Leo,和白色茧虫两个人。
莱布拉的主要成员没有闲到每次看望因为无聊的私事频繁濒死的茧虫。
检查也告一段落,像往常一样他被主治医生放在了一边。
所以,大概暂时没有第三者的介入。
沉默。






「⋯⋯⋯⋯那个」
「啊————————」
「⋯⋯⋯⋯Zapp桑」
「啊——————————啊————————」
「听我「啊啊啊—————————!!!!咕诶诶诶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吵死了!!」

毫不犹豫刺进了之前艾丝缇维斯女医给的几个镇定剂。
他好像严重处于错乱状态,胡闹的话可以用这个随便刺哦——
嗯没关系没关系,希望他的生命力能为以后的医疗发展起作用呢——啊哈哈。
多亏主治医生适当的建议,床单团一瞬间就倒在了床上。






「冷静下来了吗?」
「⋯⋯⋯⋯」
「那个,我也,那种,做了类似隐瞒的事很抱歉。但是,除非你说不会再做那种事了否则我是不会回去的。」
「⋯⋯⋯⋯」
「⋯⋯⋯⋯」
「⋯⋯怎么可能去死啊白痴。」

Zapp仍维持白色一团,听见小声的回答,Leonardo用几乎自己也听不清的声音叹了口气。

「⋯⋯那,我再回一次莱布拉。」
「我啊,讨厌那种爱情故事。」
「哈?」

无法从目前为止的话题走向预测,对斜上方过于唐突的发言,就连Leonardo也无法吐槽。
Zapp没有条理的行动和发言,就算是如今也真的搞不明白。
是用什么样的表情在说这种话呢。

「那些全是谎话。说出来的人大多脑子有问题。都是那些花田脑的快乐人的意淫。很让人不爽所以无论被什么样的好女人邀请,我也绝对不会去看。反而还想收钱。」
「你认真地在讲爱吗。」
「因为很可笑啊。」

Zapp的声音,稍微低了些。
果然,还是不知道现在是什么表情。

「男的女的都不害臊地肯定会说『你能幸福的话就够了』之类的话。岂止这样还为喜欢的对象和情敌加油,然后沉醉于那种可怜的自己。不恶心吗。恶心的吧。全是爱呀恋爱呀这种漂亮话,吵吵架,和个好,继续做好朋友吧这种,谁会信啊。」
「⋯⋯那些,是真的吧。」

这种事情也是,动不动就低头回答的Leonardo的表情,在场无人看见。
唠唠叨叨说着话的白色团子突然沉默了。

「⋯⋯不只是恋爱,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想要最重要的人幸福可不是可笑的事。想要保护,希望对方笑,想要对方健康,这些都是真的。谈着糜烂的恋爱的你,不懂而已。」
「那么花田一样打招呼的你也不明白我的心情。」

低头玩着的双手,被一只青筋暴起褐色的手盖住似的抓住了。
哈,这么叹着看向前方,支起上半身的Zapp正笨拙地一脸忍痛地注视这边。
扎进手的指甲没有丝毫颤抖。





「那算什么?无偿的爱吗?我不懂啦那种东西。想要的话,就不择手段地把对方变成自己的东西。与其干净地远去,还不如破坏到无法挽回然后握在手中。把他变成将视线从我以外的东西上移开的,可爱的生物。」

指甲,嵌入肉中。

「呐啊Leo,你不明白吧。拼命给予爱的你,不明白我的心情吧。有干净东西的话,脏东西也会有。」
「很、很痛。」
「绝对不会给我的那个是什么滋味。告诉我啊。呐,呐Leo。」
「我说很痛!」

粘在指缝的几丝血,和手掌一起远离肉。
Zapp突然背过身,躺到床上。
谁也,什么都没说。





过分,过分,过分。





------------





「苹果,吃吗?」




没想过要答复。
于是,把拿出来的小刀贴上Klaus桑送来的苹果。
一边想着米歇拉很喜欢这个啊,一边很快地把没削皮的苹果切成六块。
沿着小小果实和皮的分界线,切出些缝隙。

「Zapp桑不明白我的心情。」

一只兔子,放进拿出来的纸盘子。
只有Zapp的肩膀,跳了一下。

「⋯⋯我不明白Zapp桑的心情。」

两只兔子。

「但我,只说这些。」

切割的声音停了。





「我在米歇拉的眼睛复原之前,不能变成任何人的。」





不是不会,是不能。





「我太⋯⋯不灵巧了。以前开始,该说是不得要领。还是说只能做好一件事。」
「⋯⋯我知道。」
「结果你也是米歇拉也是都途中错过了,我不想变成这样。」





Zapp睁开眼将脸转过来,同时Leonardo手又动了起来。
三只兔子。





「所以,嘛,你如果承诺等我的话就随你怎么做。我也会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一起随意的活着吧。我和你,都在这街市上。虽然我不能主动,不过你擅自那去吃掉也随你喜欢。但是绝对不能给的就算你死缠烂打也不会给。」





四只兔子。





「⋯⋯可恶。」





Zapp抬头看着天花板,没有松开不知何时握紧的拳头,就这样用手臂搭遮住眼睛。
像往常一样嘀咕了两三句粗俗的俚语,咬紧牙。

「你都不愿意靠近,我会想去要吗。真是最差劲的欺诈阴毛。」
「哈啊。」
「你敢变成我以外的东西试试。会杀了你的。杀了你之后我也去死。尸体还是其他的,都不会留下。」
「你在说什么。我现在没打算为了米歇尔以外的人死。」
「可恶,我知道。知道啊可恶。」

再次可恶,Zapp微微嘀咕。
Leonardo的手顺畅地继续动着。
五只兔子。

「但是你知道吗Zapp桑。」





六只兔子。









「如果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我希望被你一点不剩地吃干净。」







比起即使不说话也能传达的,这世上化作言语就能解决所有事的情况压倒性居多。







——————————————






事务所里只有Steven。






「哦哦,欢迎回来Leo。Zapp怎么样了。」
「在病房里发情地袭击过来,所以让他变得和仙人掌一样了。」
「别不留情地让他恶化呀。」

既然都是恋人了,男人下流地笑着说,Leonardo有点不好意思地回看。
没错,既然。

「总觉得⋯⋯很多事都很抱歉。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才好⋯⋯」
「啊哈哈哈哈说的没错哈哈哈哈哈。」
「⋯⋯⋯⋯真的⋯⋯⋯⋯该怎么感谢才好⋯⋯⋯⋯」
「这样啊⋯⋯觉得不好意思的话。」

手指在圆润的脸颊上滑动。
Steven的脸上不知为何露出了不正经的,恶作剧的孩子一样的笑容。




「真的,去卖春试试?」





这是类似于对让人饱尝精神痛苦,扰人不安的部下们恶趣味的报复。
但是Leonardo一脸呆愣地,哈啊,这么低语着。

「和Zapp桑成为洞兄弟Steven桑可以接受吗?」
「你,让人萎下来真是擅长地要死啊。」






END

恋人きどり【中】

依旧无授权⋯⋯

原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5303277







人是由素质和环境构成的。
不只与生俱来的天性,自己还被周围所构建。
如同贵族生下来的孩子成为贵族,就像被野性十足的狼养大的少女成为野兽。
但是,具体谈及Zapp•Renfro这人的话环境这一要因,说是等于他本身也没错吧。





恋人きどり 中






和异界有瓜葛的人大体上分为两种。
生于绵长悠久的命运的血脉,或是除此以外没有选择的人。
Zapp是后者。所以没有可以讲述的过去。
但那是师事裸兽汁外卫贱严之前。

登峰造极的操控师一生中仅有两名弟子,其中一个是Zapp。
为了锤炼因和血界眷属战斗而特化的天赋,他的师傅在研究至上的环境中养大他。
屠宰,吃,变熟练,生存。在那里人类作为一个人不那么重要。
只是一心一意地磨亮。磨亮Zapp•Renfro。磨亮斗流之刃。

于是这么被养大的Zapp的本性是野性。
是为了血斗神而操控流下的鲜血的野兽。
离开师傅的身边,隶属牙狩,就算是在赫尔沙雷姆兹·罗特获得了同伴的现在,那种本质也没有变。
屠宰,吃,变熟练,生存。





所以,吃掉了躺在眼前完全无防备的孩子的理由只有一个,因为想这么做。





--------------------







「唔啊啊啊啊啊!!卖春斡旋啊啊啊啊啊啊!!大—————姐!!老板———————!!Gilbert桑———————!!」

「住嘴笨蛋!!别再继续把话题弄复杂了!!」



重重一脚毫不留情划破空气。

Zapp化为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雪见大福。



「不如说喂,什么意思。为什么是以我把Leonardo卖了为前提在谈话。」

「诶⋯⋯难道不是Starphase桑对手头紧张的Leo说可以快速赚钱之类的,把他派遣到了自己庇护的店去⋯⋯?」

「真把你干掉的。」



相当地,Steven失去了部下对自己的印象这方面的自信。

如果Chain和Zed也说出相似的感想大概一生也无法恢复。

Zapp想象不出那个中层管理职在心里竟然匍匐在地,而且现在也不是想那个的时候。



「哈、卖春?诶?诶?」

「作为副业。」


叹了口气,Steven回到办公桌,倦怠似得用手撑住脸。

「嘛,这是Leo决定的事。我们就一起守护他吧。」
「你在说什么!?」

Zapp的双手,拍在办公桌上。
对几乎让人想着桌子不会粉碎吧的冲击音不为所动,Steven继续说:

「刚才也说了,他虽然看起来那样但其实很顽固。一旦决定了就不可能轻易改变。况且这回好像还有理由就更难劝了。」
「理由!?向不认识的混蛋打开大腿的理由!?有这种事吗!?」
「啊啊,因为被以打为单位的情人包围的放荡男开发了后面,说是自己也想要试一下性自由的生活。」

Zapp的额头,撞上了办公桌。
对头盖骨粉碎一样的冲击音还是置若罔闻,继续说:

「我说你,还好是被我知道了。如果是K•K的话你现在就变成海绵宝宝了。」
「那不是全身是洞脸还肿了吗⋯⋯」

额头有伤口而且面无血色的Zapp,稍微冷静了一点。也只是,稍微。





「店。」
「嗯?」
「店,在哪里。以那个口气,你知道的吧。」
「啊啊⋯⋯算是吧。⋯⋯你知道了以后要做什么?」
「这还用说。当然是把那个笨蛋,拽回来。」

嗯,带回来。
把自己的东西带回自己的地方。
擅自到其他地方去,在此之上,还要被其他的雄性吃掉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不允许。决对。





「⋯⋯你没有权利说那种话吧。」
「哈?」
名为理解不能的两道视线相互碰撞。





「Leo又不是你的。」





最先开口的,是Steven。
像是教诲成绩差的学生一样,像是责备发脾气的孩子一样,这么说了。





「哈。」
「换种方式说吧。相互不是唯一的伴侣吧?」
「这、这个⋯⋯」
「你除了Leo以外还有床伴。Leo却没有。但这次,可以有了。以上。」

有什么问题吗?Steven再次问道。
Zapp却没回答。

「哎呀,话先说在前头,你如果想说这职业虚伪是没用的。你的情人之中也有卖春的吧。Leo也只是变成那样而已。」
「就是,那种,草率地说一句,如果那家伙摊上了差劲的店被卖到了异界去的话。」
「关于这一点也不用担心。介绍的是我信赖的讲道理的店。」
「果然还是斡旋嘛!!!!!!!!」
「是中介。杀了你哦。」

Steven毫不隐藏想要快点结束对话回到工作中去的气场,Zapp对此终于忍不住了。

「不告诉我就算了。我自己去找。」
「喂喂,还真是不慌不忙的想法啊。一天之内要在这个赫尔沙雷姆兹·罗特所有卖春店里找一个孩子?那种事办得到的话去做在沙漠里捡掉下的麦子的打工怎么样。如果你说对方不认识很让人不安的话,我来买Leo。」
「那是我的!!」

遭了,但这么后悔也没用了。
对眼前说自己去接手Leonardo的男人,自己究竟想说什么。
尽管如此可是火一旦点燃了就无法熄灭。脑内呐喊着的理性之声远去。






「开什么玩笑开什么玩笑开什么玩笑!!是我最先发现的!明明谁都没有理他!明明把他孤零零一个人放着不管!那么普通的小鬼!在这种见鬼的街上!最不重视自己!总是最先交出他自己!摆出一副好像自己牺牲也没关系的样子!笑得跟白痴一样!既然如此,我收下也没关系吧!」





躺在Zapp眼前的孩子的喉咙,魅力十足,感觉谁都会马上采摘。
这种闪闪发光的糖果一样的家伙,在不讲理的狂热中马虎地躺着。
就是现在,也想用这具快落入虚无的身体⋯⋯
所以吃了。
为了不让他去任何地方,从头到尾抹吃干净。
把这种上等饵料,交给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Zapp发现,Zapp吃掉,那已经是Zapp的了。
本应,是Zapp的东西。
本应。





「为什么不是我的。」





一开始就明白了。
明明知道,却装作没注意。

那双眼在神的手中。灵魂给了血脉相连的妹妹。
把被不讲理地换走的,那以外的一切,献给可怜的半身的他来到这个街市。
所以,可以从那孩子身上夺走的东西,一开始就没有。
尽管如此,撕开,粉碎,然后吞下去的话,只是一点也好能变成自己的东西吗。
自己的那一份还留着在吗。
稍微,期待了一下。





但是果然,Zapp最重要的糖果,只是名为Leonardo•Watch的少年的残骸。





--------------------





「再说一遍,Zapp•Renfro。现在的你没有理由束缚Leo。」
「⋯⋯我知道。」

Steven用冰冷的事实刺痛了呼吸急促的发脾气的小孩Zapp。

「所以去告白。」
「哈。」

然后拔下锐利的刃,这次穿透了Zapp空荡荡的脑袋。

「我说,所以去告白。不是忏悔也不是自供。是爱的告白。那样的话就可以坦荡地摆出那是我的东西的表情了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爱。」
「不要用青少年的反应烦死了。也只能那样了吧。还不如说一般都是从这个开始的你个下半身脑髓。你觉得sex是通讯手段还是什么其他的吗?活塞可不是摩尔信号。」
「从你口中听见黄段子真是非常不爽!!」
「我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比你不爽100倍。」
「话说,为、为为什么我要对那个小鬼!!」
「别这样,如果非要从这种摇摇学步的阶段开始教的话我就退出。别装糊涂。」

再逃避让话题更加复杂的话知道会怎么样吧胆小鬼,甚至让人感到色气的壮绝微笑和笼罩周围近乎寒冷彻骨的怒气暗中包含以上意思。
Steven右手撑着脸,左手手指叩着桌面。
那干燥的声音、沉默、和冰一样的视线让人心痛地渗透了Zapp的身体。





「⋯⋯⋯⋯我」

屠杀以外的,吃掉以外的,变熟练以外的,生存以外的,Zapp第一次有了对这些事情以外的欲望。
所以,很害怕。谁都会害怕未知的东西。
就像野生动物避开火,警戒着那个会不会威胁生命。

但是,已经太迟了。
Zapp已经被整个吞掉了。
投身于似乎要豁出性命的那个。





「以防万一我明确地问哦。你是怎么看待Leo的?」
「⋯⋯喜欢。」
「喜欢谁?」
「Le、Leo。」
「谁喜欢?」
「我,喜欢,Leo。」
「哈?听不见。」
「我喜欢Leo。」
「还可以再大声点吧!来啊再来一次!!」
「我!喜欢Leo!!」
「怎么了!你的心意就那么一点吗!?」
「我不是在说我喜欢Leo吗!」
「不够!还不够!!给我在努力点!!」
「喜欢!!我!!!喜欢Leo!!!」
「没错!就是这个样子!!好再来一次!!」
「我喜欢Leo喜欢到无法自拔啊!!!」
「很——好!!!最后一次!!!!」
「我爱Leo啊你个混蛋!!!!!!!!!!」
「好了,好像是这么回事你打算怎么办Leonardo。」





桌下柔软的黑发和有着熟透耳朵的小小的脑袋消失了。






暗转。






冲破窗户跳下去的Zapp•Renfro被送往布莱伯利综合医院是这0.5秒以后的事了。